发帖   搜索
正常阅读
精简阅读
■ 版主推荐
状态 帖子标题 所属板块
【精华】 【置顶】 网站功能3.0版 作者公告
【精华】 【置顶】 网站功能2.9版 作者公告
【精华】 【置顶】 网站功能2.8版 作者公告
【精华】 【置顶】 网站功能2.7版 作者公告
【精华】 【置顶】 网站功能2.6版 作者公告
【精华】 网站功能2.5版 作者公告
【精华】 网站功能2.4版 作者公告
更多推荐
■ 网站建设
  • 帖子总数:29   精华帖子:20   未评论:25
  • 帖子总数:2   精华帖子:0   未评论:2
  • 帖子总数:1   精华帖子:0   未评论:0
  • 帖子总数:10   精华帖子:0   未评论:9
欢迎来到我的网站,如果有任何建议,都可以在这个板块提!
■ 文艺苑区
  • 帖子总数:38   精华帖子:28   未评论:36
  • 帖子总数:5   精华帖子:2   未评论:5
  • 帖子总数:20   精华帖子:3   未评论:19
  • 帖子总数:52   精华帖子:16   未评论:51
其实俺也有颗文艺的心。
■ 生活交流
介绍生活小常识。
■ 最新动态
帖子标题 内容概览 所属板块 评论数
分节阅读 63 就听到下夜的女人和知青赶打羊群的吆喝声、羊群的骚动声。显然,那里的艾草已经用完,或者主人舍不得再添加宝贵的干牛粪。蚊群越来越密,越来越躁急,半空中的噪声也越来越响。小半个大队的营盘失去了安宁,人叫狗吼,此起彼落。手电的光柱也多了起来。忽然,陈阵听到最北面的营盘方向,隐约传来剧烈的狗叫声和人喊声。不知哪家的羊群冲破人的阻拦,顶风开跑了。只有备足了干粪艾草和下夜人狗警惕守夜的人家,还是静悄悄的。陈阵望 作者公告 0
查看全部